????汝之砒霜,吾之蜜糖,罗布白菜,各有所爱,人生总是充满着不如意,但是在不如意中寻找快乐,才是普通人在正常状态下的生活状况。

????李牧生活中也有很多不如意,和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关系愈行愈远,和洛克菲勒、j·p·摩根在一起如履薄冰,格罗弗·克利夫兰的承诺到底有多少可信度,甚至是小棉袄最近睡觉时经常踢被子,等等等等,总之,别以为到了李牧这种地步就没有烦心事,恰恰相反,李牧的烦心事比普通人更多,普通人做错了一件事,还有机会重头再来,李牧要是做错了某件事,很可能就万劫不复。

????当然了,李牧拥有的资源也比普通人更多,除了詹姆斯·加菲尔德,李牧在政治上的助力还有阿瑟,还有尤利西斯·格兰特,还有陈国芳,不知不觉间,李牧本身就已经聚集了很强大的政治能力,比詹姆斯·加菲尔德丝毫不差。

????李牧差的是能摆在台面上说的资本,华人古代要造反还要弄点顺口溜什么的,李牧要整出点“天命”什么的因为有《时代周刊》的助力简直顺理成章,只不过李牧不屑于搞这些歪门邪道,李牧对付敌人,一向是直来直去的刚柔并济,不需要什么君臣使佐,很多时候,最果断的手段,更能让人感觉到李牧的决心。

????和以前的历次选举一样,纽约州的选举结果,确实是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全美选民的民意,选举投票刚刚进行到第二天,根据统计结果,詹姆斯·加菲尔德几乎已经可以宣布自己获胜,但是为了遵循选举的程序,共和党一方还是对这个消息进行封锁,以免大范围扩散。

????“司徒,开始执行b计划,小心点,不要被人扎住把柄。”李牧得知选举结果的第一时间,就放弃了和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沟通,这时候再做其他事已经没有意义,詹姆斯·加菲尔德士气正盛,李牧也不会委曲求全,虽然李牧不愿意走到这一步,但是为了避免未来的麻烦,哪怕李牧要做的事惊世骇俗,李牧还是义无反顾。

????其实参考李牧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势力,李牧完全可以不在乎詹姆斯·加菲尔德,就算是詹姆斯·加菲尔德成功当选总统,詹姆斯·加菲尔德能对李牧和骏马集团造成的影响也是有限,在很多议题上,如果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想法和李牧的利益相差甚大,那么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提议根本不会被议会通过。

????不过有些时候,实力是一方面,能力又是一方面,哪怕李牧在国会中的实力强于詹姆斯·加菲尔德,李牧也不会给詹姆斯·加菲尔德任何机会,这时候支持率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威慑力才是,李牧要的是,在十年,十五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内,没有人再敢对李牧的骏马集团起任何心思,依靠普通手段,李牧大概是没有机会达成这个心愿,所以李牧要以雷霆之击粉碎某些人的幻想——

????的确,美国是美国人的美国,但是当华人成为美国的一部分,美国也是华人的美国,既然伟大如亚伯拉罕·林肯,在南北战争后也遭到南方民主党的毒手,那么李牧再做一次也无所谓。

????退一万步说,南方人用刺杀了亚伯拉罕·林肯,成就了之后百余年间的和平,如果需要的话,李牧也同样可以做到,反正流的不是自己的血,李牧乐得在总督岛操纵一切。

????“好的。”司徒雷的回答简单直接,十年前,洪门和李牧和合作还是各取所需,但是十年后,洪门已经完全依附于李牧。

????在决定从旧金山东迁纽约的那一刻,司徒雷和楚无双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如果没有李牧在纽约的势力,如果没有布雷斯塔的委曲求全,如果没有陆军第一骑兵师的威慑力,洪门——还是那个在旧金山挣扎求活的普通婆娘个社会团体,根本不可能取得今天的社会地位。

????用“社会地位”来形容一家社团,看上去有点不合适。

????其实很正常,别的城市先不说,在纽约和旧金山,洪门现在已经彻底洗白,明面上和各种灰色地带没有丝毫交叉,楚无双注册了一个叫“内华达”的公司,听名字就知道,这家企业具有鲜明的西部特征,而且在试图和宗教进行相当程度的融合,再加上楚无双手下现在有大量的白人流浪抢手和西部牛仔,至少从肤色上说,已经在尽可能淡化种族特征,在纽约和旧金山这两个城市,“内华达”就是真正的城市掌控着,至于明面上的政府——

????好吧,不能说政府毫无影响力,但是在城市更多的角落里,“内华达”公司,才是城市真正的掌控者,在某些政府机构和警察部门触及不到的角落和群体,内华达们在代替政府行使职能,这种事,即使内华达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去做,比如意大利人,比如爱尔兰人,这些群体都已经被打上了鲜明的烙印,相比之下华人还算不错,至少很多人现在提起华人,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黑帮,而是骏马集团。

????所以说,骏马集团这个牌子真的不能倒。

????回到位于布鲁克林骏马广场附近汽车人路上的内华达公司,司徒雷第一时间找到楚无双。

????汽车人路是为了庆祝纽约汽车人夺得全美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第一届冠军而命名的,这条街道上密密麻麻分布着几十家公司,表面上看,内华达公司并不起眼,只是数十家普通公司中的一个,实际上这几十家公司都是内华达公司的下属企业,某个标记着会计事务所的公司,可能核心业务只是收账,又比如某个律师事务所,看看里面那些光头文身膀大腰圆的壮汉,怎么看都不像是衣冠楚楚文质彬彬的律师。

????内华达公司临街只有一间小门脸,楼上内有乾坤,面积足足有一千多平米,这里与其说是公司,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健身房,到处摆放着各种健身器材,随时都有几十名打手在这里待命,只要有人敢挑战内华达公司的权威,这些打手就会随时出动。

????司徒雷找到楚无双的时候,楚无双正在最里面的一间小房子里数钱,这是楚无双的爱好之一,或许是以前在旧金山穷怕了,楚无双最喜欢的就是现金,和其他人喜欢把钱存进美洲银行不一样,楚无双最喜欢的是待在房间里愉快的数钱,所以司徒雷见到楚无双的时候,楚无双面前就摆放着一大堆钞票,体积大概和一张床那么大。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恶趣味,喜欢钱也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司徒雷就见不得楚无双这幅暴发户模样,其实司徒雷也好不到哪儿去,司徒雷喜欢的是黄金,据说在自己家里,司徒雷弄了个金库。

????“嘿嘿,我就喜欢这样,只有在看着这些钱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内心的充实,无所畏惧。”楚无双尝够了没钱的苦,以前在旧金山的时候,楚无双的兄弟们曾经因为受伤之后没钱治疗只能痛苦死去,从那以后楚无双就发誓,将来一定要做个有钱人。

????当然现在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自从到了纽约之后,圣玛丽医院就成了楚无双手下的定点医院,内华达公司没有成立的时候,李牧为所有的医疗费用买单,圣玛丽医院也因此成了美国治疗刀伤和枪伤最擅长的医院,这甚至促使圣玛丽医院成立了全美第一个正规急诊科。

????当然了,随着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成立,这些荣誉都会慢慢转移到医学院附属医院,和圣玛丽医院相比,附属医院的条件先进太多了,李牧甚至让骏马汽车公司为附属医院研发了专用的救护车,附属医院也将圣玛丽医院最好的外科手术医生挖走,将来在附属医院,内华达公司的员工们会受到更好的治疗。

????“可以让格林顿去华盛顿了,我让你做的事你做得怎么样?”因为艾赛亚·霍奇的事,司徒雷不敢把“b计划”交给楚无双负责,这件事非比寻常,艾赛亚·霍奇死了,到纽约市警察局这一级,就可以被布雷斯塔一手压下来,“b计划”如果实施,后果谁都无法预料。

????格林顿的全名叫格林顿·西奥多,这个名字是真的,格林顿·西奥多是一名狂热的民主党人,这个身份比什么头脑糊涂的落魄律师强多了,也更有理由对詹姆斯·加菲尔德顺利当选总统不满,司徒雷给格林顿·西奥多的理由是,格林顿·西奥多要打破共和党对总统宫的垄断,表达一名民主党人的愤慨之情,只要枪一响,就会震惊美国社会,所有人都会重视这件事。

????“没问题,我的人已经买通了车站的警察,只要詹姆斯·加菲尔德出现在巴尔的摩和波托马克火车站,格林顿就会开枪,然后警察就当场把格林顿击毙,警察只是忠于职守,不会有任何责任。”楚无双很多时候办事还是很靠谱的,艾赛亚·霍奇只是一个意外。

????至少楚无双是这么认为的。

????“这一次绝对不允许出差错,我不想听你事后说抱歉,那没有任何意义。”司徒雷再次强调,这一次如果出了意外,谁都扛不住,虽然不会波及到李牧和骏马集团,但是负面影响不可避免,而对于司徒雷和楚无双来说,那就完全是灭顶之灾。

????“知道,我过几天就去华盛顿,如果有人出岔子,我会亲手干掉他。”楚无双也是狠人,所谓的“收买”,是半收买半威胁,楚无双有能力威胁警察家人的安全,在金钱的诱惑下,楚无双相信人性中最阴暗的那一面。

????至于格林顿·西奥多,这个人不用收买也不用控制,格林顿·西奥多是个爱尔兰酒鬼,每天都在离家最近的一家小酒馆里喝得烂醉如泥,上个月,格林顿·西奥多在圣玛丽医院检查出了严重的酒精中毒,即便采用最先进的治疗手段,格林顿·西奥多也活不了多久,所以司徒雷只是找人在格林顿·西奥多喝酒的时候提了两嗓子,格林顿·西奥多就决定要做一件大事,一件足以震惊全美的大事。

????要真正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大概没有什么比刺杀总统更有效的手段了,上一个被刺杀的总统是亚伯拉罕·林肯,那件事震惊了全世界,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影响力肯定不如亚伯拉罕·林肯,所以不需要震惊全世界,只需要震惊全美就足够了。

????十一月八号,和之前的统计结果一模一样,在纽约州的选举中,詹姆斯·加菲尔德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塞缪尔·蒂尔登。

????李牧也终于走出总督岛,参加共和党在克林顿城堡为詹姆斯·加菲尔德胜选举行的庆祝晚宴。

????不参加不行,或许是因为胜选心情大好的缘故,詹姆斯·加菲尔德亲自向李牧打电话邀请,李牧没有拒绝的理由,哪怕不给詹姆斯·加菲尔德面子,也要给阿瑟、詹姆斯·布莱恩等等其他共和党大佬的面子。

????除了詹姆斯·加菲尔德之外,阿瑟和詹姆斯·布莱恩是共和党目前最有实力的政治明星,选举开始前詹姆斯·加菲尔德已经确认,一旦胜选,詹姆斯·布莱恩将会成为新政府的国务卿,而阿瑟会自动成为副总统,这三个人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美国未来四年的命运。

????表面上看,詹姆斯·加菲尔德似乎已经忘记了艾赛亚·霍奇,在作答谢致辞的时候,邀请李牧和詹姆斯·加菲尔德一起登上发言台,当然也不是邀请李牧自己,阿瑟、詹姆斯·布莱恩、爱德华·杰弗里等等,很多人都在,就和共和党举行庆祝晚宴的初衷一样,这是一次全体共和党人的盛会。(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http://www.zxxs888.com/0_995/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